12
2017
06

再到茶山

 作者:王明章

在这个岁终年尾的日子,我又去了一趟茶山。
天特冷,还刮着嗖嗖的小北风,这明显不是看景的好时节,若不是有方便车,我是绝不会赶在这个时候到那里去的。
早上8点许,我的老同事兼好朋友刘聚臻老师就开着他的车拉上我老两口向茶山奔去。开发茶山的崔董事长是他的亲戚,他对茶山的事熟。前些天,他来我家,说茶山风景区正搞一个征文比赛活动,他早听说我有篇写茶山的文章,要我把文章发了去参赛。那文章《茶山掠影》是我前年写的,当时是应一个“为平度喝彩”活动所写,因写了庙不符合“喝彩”要求而未能入选,就一直压在我的博客里。我想,有这机会起码能让茶山景区的人看到,也算让它有个出头之日,得不得奖无所谓,于是就让聚臻从网上发给茶山了。前几天他打电话告诉我,说得了个一等奖,定于12月28号在茶山举行活动,其中有征文发奖的项目。说茶山那里请我去一下,于是就去了。
九点许,我们进了茶山景区的城门,只见门里不远处道西有一座关帝庙矗立在山岩上。庙为单檐歇山式建筑,有灵动欲飞之势。只见庙的周围旌旗招展,人头攒动,原来正在举行关帝庙的开光大典。我只知道小到一枚挂在项上的观音玉坠,大到一座庙宇,只有开了光才有了灵验,但我从来未见过开光大典,这次算是恭逢其盛了。我顺着台阶挤了上去,来到庙门前,看见殿内几个道士击磬敲竽,一位道长身披金光灿灿的鹤氅,手执笏板来回转动,口中时唱时念,时而跪在关圣足下的蒲团上叩拜如仪。董事长虔敬地致了辞,最后揭去罩在关帝铜像的红绸,卧蚕眉丹凤眼五绺长髯手提青龙偃月刀的关圣帝君就凛然地站在了信众的面前。
关羽是一个历史人物,又是一尊妇孺皆知的神灵。在世时最高封号是“侯”,死了之后却又层层叠加封号,至北宋徽宗大观二年加封为“武安王”,至明万历四十二年敕封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这才开始有了“帝”的身份。随着称号的步步升迁,全国各地的关圣庙也就到处都是了,成为各种庙宇中最多的一种。关公之所以受到尊崇,是因为他一生忠义勇武,坚贞不二,不为金银财宝所动,故被佛、道、儒三教所崇奉。明清时代,关帝极为显赫,有“武王”、“武圣人”之尊,不但在佛教界担任了“警卫局局长”,位居伽蓝殿之尊,商贾们更是敬佩关公的忠诚和信义,把关公作为他们发财致富的守护神,关帝就又成了武财神。这位武财神除能招财进宝、庇佑商贾外,还能司命禄、佑科考、祛病消灾、除恶降魔、巡查冥司、伸张正义,是万能之神。所以长幼妇孺,各行各业无不顶神膜拜。崇奉关帝,其实是一种民俗文化,人总得有所信仰,现在和将来相当长的时期,信仰神明恐怕还是民间的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与其信仰狐仙一类杂七杂八的精灵,就不如信仰关圣帝君更有裨益。但信仰得有平台场所,譬如信仰基督耶稣的得为他们建起教堂,若没有教堂信仰就无处寄托。从这层意义上看,茶山建起关帝庙和般若寺,是一件适应民俗需求净化民众心灵的大好事。
我们一行人从关帝庙下来,就来到关庙对面的那片水域。沿着曲曲折折的两边有栏杆的小径走到了水里,水已结冰,只在桥下还露着一点水面,人一走到这里,鱼儿就凑过来欢迎我们的到来。沿着小径来到一个湖心岛上,一个硕大的紫砂茶壶悬在半空,若不是上冻,会有茶汤从壶嘴里流出。这把巨形茶壶,正是“茶山”点题之笔。在这里,还有两棵老树造型,惟妙惟肖,虽是人工造景,却也能显示出茶山景区的古老沧桑,设计者是颇具匠心的。
顺着水中小径转了一圈,最后来到了“水上餐厅”。一进餐厅大门,就有温暖如春的感觉。这里是用透明材料罩起的一个庭园,“温室效应”造就出一派春天的气息。里面有小桥流水,一棵棵果树,长绿藤萝攀在树干上,在这数九寒冬显出勃勃生机。树隙溪旁摆放着一张张藤桌,人们围桌而坐,怡然地享受着这“冬天里的春天”。
这温室庭院东面连着一排游客就餐的房间,西面玻璃墙外就是那片水面。在水面南旁是一带山岭,山体上有一尊用常绿小龙柏和小叶黄杨“画”出的滴水观音,高118米、宽48米,占地864.45平方米。据考查,此像为全世界最大的山体观音像,正在申报吉尼斯记录。我见过龙口南山的大佛,济南千佛山矗立的大佛,从电视上看到的更多,这些年建造露天大佛成了时髦。但这样的大佛一多了,就显出一种“俗”来,乍见这用生长着的绿色植物“画”出来的大佛,颇给人一种新鲜感。
站在玻璃墙内向西望,一会儿就见那些为关帝庙开光的道士来到了正对滴水观音的水岸边,在那里摆下道场要给观音开光了。那仪式与前边差不多,礼成,数百只鸽子飞起,在水面上空盘旋飞舞,翩翩地飞到观音面前,真像是前去祝福观音在这里得了新生一般。
我一直以为观音是佛教的神灵,对道士为她开光不解,回来后查了查资料才知道,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也在很多道教宫观中供奉着,观音更名为“慈航大士”或“慈航真人”来接受道教信徒的香火。道教有一套说法:说观音菩萨本是原始天尊的弟子天道十二仙之一。后来西方佛祖认为她和文殊、普贤菩萨有佛缘,就把他们三个带到了西方世界修炼成了佛国神灵。观音菩萨就是慈航的化身,慈航就是观音,道教敬慈航,佛教敬观音,观音是佛教里的菩萨,但也是道教的神仙。所以,在这里由道士做道场为她开光也是于法有据的。
饭后,在这个温室大厅里举行了“好客山东,欢乐茶山——2011年迎新年合作伙伴联谊会”,与会的有60多家旅游公司、10多家媒体,还特邀了全国知名的旅游专家许长仁教授举行了讲座,并聘他为茶山景区的长期顾问。其间,还有签定合同、抽奖、发奖、文艺演出等活动,内容丰富多彩,气氛热烈活跃。轮到我上台领奖,心里有种异样的滋味,杂七杂八的也得过一些奖,亲临现场登台领奖这还是第一次。
活动一直持续到日已西沉才结束。与会者纷纷离去,我却挂着要去般若寺一观,因为上次来时这里还在建设中,未能看到庙里的神像,这次不愿错过这机会。一说,景区就派了车拉我们几人到了那里。还没进殿看神像,却先被一些狐狸吸引了视线。原来景区把上百只狐狸放养在了这寺庙里。只见一些像小狗似的白狐拖着扫帚样的大尾巴在殿隙寻寻觅觅,人到它们跟前也不怎么怕。我看着这些小东西,想起了《聊斋志异》,也想起了那些民间关于“狐仙”的传说,觉得这些小牲灵生活在这里,正给这座寺庙平添了一些神秘的色彩。
进殿看到佛像,有两个感觉,一是一般寺庙里该有的佛像都有了,显示出这座寺庙的正规、地道。二是神像的雕塑水平很高。在平度的别处也看到过一些寺庙塑像,大都粗劣蹩脚,不堪入目,这里的塑像一看就知道是行家里手所塑。特别是大雄宝殿里的释迦牟尼像,慈眉善目,端庄秀美,是一尊水平极高的佛像,一点不输于名刹大寺中的塑像。
看完神像走出大殿,又看到了这里的几处奇景。站在寺前向西边山体上看,有一个头像呈现在山壁的上部。只见那头像眉眼口鼻全有,还有维族常有的那种上翘胡髭,一看就知道那是来自中亚的一位高僧。头像是山壁上的岩石“画”在山体上的,当初山岩变动安排就位时,并无意要“画”什么头像,这完全是一幅“纯净天然”的艺术杰作。向西南看,就见山岭的天际线上显出一尊仰卧在那里的卧佛,头戴僧冠,头、胸、腹、腿,各部分都很像,活脱是一位僧人累了仰卧在那里休息。曾见过一些地方的山体卧佛,有像的,也有很勉强的,而这里的这尊卧佛真是像极了。看完了卧佛,回头向大殿背面的茶山峰顶看去,只见那三个山尖直插蓝天,蔚为大观。茶山海拔560米,在大泽山诸峰中是第八高峰。1945年12月8日,美国驻青岛海军陆战队飞机3架碰在茶山上坠毁,是平度历史上有名的事件。但我们关注的不是那遥远年代的事件,而是我们看到那3峰中的北峰,极像一个人脸,也是口鼻眼俱备,这又是大自然给我们塑造的一处奇景。
其实我们在般若寺看到的这三处自然奇景,在联谊会最后一位景区负责人已向我们介绍过了,若不来到这里实地体验,是很难想象出具体形象的。这几景与其他景观不同,这不是人造的,也不是近几年茶山开发后才有的,而是在亿万年前就由大自然以她神奇的手塑造出来的,我们现在只是从自然界发现而已。但有发现的眼光就很了不起,茶山已默默地存在在这里亿万年了,无人把它当成景区,若不是五六年前崔董事长以他的慧眼发现了茶山具有美的潜质,可以建造成一处旅游胜地,并当机立断启动了这个项目,那么,恐怕再下去多少年,这里会仍然只是丢弃在荒山野岭中的一块璞玉而已。
在回城的路上,我总结这次到茶山的收获,收获颇丰,其中一项就是认识了有远见卓识并有实干精神为平度为青岛开发出了如此美的茶山景区的崔进光董事长,另外还认识了特聘来的旅游专家、极富管理景区经验的冯春总经理。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